2017-05-16 23:21:19  
算是主线后面的一个插曲。好几年前开始,然后每年都补一些补到现在。主线正在补完。看不懂的话等我主线补完应该就懂了。
背景:第三次大战后的某一个特殊的晚上。

里时间:1700年4727日
表时间:2011年9月13日-2017年4月15日
地点:里·永夜之庭院里·
永夜之庭院对于很多人来说可能很陌生。但它的另一个名字却如雷惯耳。永恒流放之地,星陨。

也许今天是千年难得一次的满月也许是因为艾洛雅的力量被封印以及被外界的家族成员抽取了不少的力量而认为其应该不会打算冲破封印的想法。而很奇迹的把警戒处拉到庭院的边缘地带。使得艾洛雅难得的有机会在里·永夜之庭院的其他地方走动。

『哈~』艾洛雅坐在庭院中的小花园的椅子上。看着天空中那又圆又大的月亮叹了口气。

『果然,时间太久了。』被封印的时间太久了,久的连自己有多久没这样赏月也想不起来了。

『不知道,孩子们过得怎样呢?也有几百年没有消息了。最后出世的那孩子也是百多年前的事了吧?』艾洛雅独自看着月亮无聊的在感叹。

『好想她们啦~』艾洛雅抬起那被不知名金属制的锁链缠绕的右手。在空中轻轻的一划。面前出现一部钢琴。叮叮。艾洛雅轻轻的敲了几个琴键。『呵呵,感觉月下弹琴很寂寞的样子呢。那~就这首吧?』艾洛雅的话语带着少少的孤独。弹起了Green Requiem名为绿色安灵曲的音乐。

艾洛雅独自的沉溺在孤寂的音乐中。毫无擦觉的,并未发现身边多了些许物体。直至曲终。睁开眼睛时,才赫然的发现!原本应该镇守在遥远的遥远星上的静静以及多年不见的熏儿。『你们……你们怎么一起来看我啦?』艾洛雅很诧异的看着两人。虽然很疑惑。但心里却很高兴。

『嘻嘻。我们也很久没回家了嘛。妈妈一定很想念人家的嘛。』静静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的往艾洛雅怀里扑。
『就……就是啊!只有我们在外面世界生活,要是我们还不回来看看姐姐。那样我们和那些雄性的类人猿物体有什么区别嘛!』薰儿还是和以前一样。傲娇了。

『嗯嗯。你们能回来看看我,我就很高兴啦。』

『姐,等下还有的你高兴噢!』薰儿很神秘的说了一句。

『嗯?』艾洛雅还未明白过来什么意思。这时,三人附近出现一道很大的空间裂缝。看到从里面出来几个人。艾洛雅用手捂着嘴。双眼含泪不敢相信的说出了那几个字『薇……璃?』没错,就是在第一次欧天罗地域大战中战死的艾罗亚家族的长女薇璃·艾罗亚。

『姐姐。好久不见。』薇璃紧紧拥抱着艾洛雅,深怕这是幻觉。

『喂喂。别忘了还有我们在啊!』被忘掉的几人抗议艾洛雅的忽视。

『啊啦啦。真是稀客啊。你们也会来到我这。』这时艾洛雅才注意到和薇璃一同出来的人。

曾隶属星罗德家族现隶属艾罗亚家族的云空誓,薇璃的恋人。另一人是曾经与次女妍悦一同旅行,现在是薰儿的守护者的虹梦幽夜。最后一人,星罗德的家族长星洛格。

『星洛格,你又在计划什么吗?』在看到星洛格的瞬间艾洛雅的脸就黑了。杀意铺天盖地涌向星洛格。

『不……不是啦!不是姐你想的那样啦!』薰儿看着艾洛雅爆发出来的杀意。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慌忙的想解释起来。


但。还未等熏儿解释什么,身边又出现一道空间裂缝。从中跑出三个人。其中一个还很开心的在大喊『艾洛雅大姐!我们回来啦!你看!这是小静红做的月饼哦!我们一起吃月饼喝茶赏月吧!』景研悦带着妹妹景莲夜以及爱人静红走了过来。『啊你们来的真快啊!我还以为我是第一个到的说』说罢,已经走到艾洛雅身前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从妍悦的表情情绪看来。她们的出现就是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了。艾洛雅不由得好奇问道。

〖姐啊!你该不会睡傻了吧!?今天是满月啊!满月啊!!〗妍悦连忙跑过来摸艾洛雅的额头,想看自己大姐是不是睡的太多给睡傻了。

艾洛雅一把拍掉摸上来的爪子。没好气的说【满月我是知道,我是问,满月又怎样。有什么特殊的吗?】

【还是我来说明吧。】星洛格无视了艾洛雅针对其的杀意,上前一步道【今天的满月和平常的满月可是一点都不同。因为里世界的时间和外面是完全不同的原因。导致其他世界和里世界的时间是完全不会同步的这事你知道的。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来了。】

【今晚的月亮你不觉得有点不同么?】星洛格示意艾洛雅抬头看看。

【嗯?。一个,月亮?。。银色?】艾洛雅抬头一看 ,立马发现不对。里世界的月亮可是有4个分别是红色的月噬,蓝色的拉维尔,金色的月读,紫色的卡维拉。可是当艾洛雅抬头看时却发现只剩下一个月亮,而且还是银色的。

【一千年才有一次的满月哦。各个世界的满月完全在这一晚上同步的哦。只有一晚哦。所以,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了么。】


就在星洛格向艾洛雅解说的这段时间,庭院的各处闪烁着传送门的光。在各个世界历练,生活, 任务,战斗的少女们都在这一晚回到这个世界来和她们最爱最亲的人度过这难得一晚。


宴席正在举行中。。。。。。



【妍悦,别喝,再喝就醉了。】静红在一旁劝酒,不过下一刻就被含了一口酒的妍悦强吻。静红瞬间败退,小脸红红的趴在妍悦的怀里睡着了。
莲月也早就被其姐灌醉抱怀里。

【呼啊~】又一杯酒下肚的妍悦开心的看着怀里的两只小猫咪,邪邪一笑,看了看艾洛雅那边,打了个招呼就带着两女去了另一边的花海处休息,至于之后发生什么事,其他少女心知肚明。

【么!明明这么重要的一晚,妍悦姐怎么还是那样子啊!】薰馨愤愤的喝着果汁,(对就是果汁!因为薰馨还未成年呢!)对着她身旁的虹梦幽夜吐苦水。

【咳咳。】虹梦幽夜立刻尴尬了。 接话吧,到时候肯定会被妍悦往死里整。不接吧得罪这只小恶魔一样死。虹梦幽夜救助般的望向了对面的薇璃。眼神救助啊!!!

『.........』薇璃瞄了一眼,什么都没说,拿起手中的杯子和云空誓对碰了一下继续喝。

『QAQ!!!!』虹梦幽夜泪目。

无视这边的发展,另一边的也在闹腾着。

以AX杀戮系统月灵为首的一众对神专用杀戮兵器原型机们都在默默吃的消灭食物。从宴会开始就一直在吃,基本没停过。然而,好死不死的是“七”之军团有人喝大了,没注意,随手一抓,把附近一只正在进食中的原型机正在吃的食物给抢走并塞进嘴里吃了!这下子就像捅了马蜂窝一样。所有原型机瞬间进入战斗模式,杀气腾腾的用各种武器盯着那位喝大了的“七”之军团的团员的脑袋上。其他的“七”之军团的人瞬间就炸了。

原型机要求归还食物,不然就血洗“七”之军团。

“七”之军团立刻认栽,表示赔偿相同的食物。原型机表示不干,要求“七”之军团赔偿能量消耗费,心灵创伤治疗费等等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费用。最后“七”之军团把自家所有食物都拿出来,原型机才勉强收手离开。事后那名“七”之军团成员被内部秘密处理掉了。许多年后再次出现在大家面前时所有人都没把对方认出来。

静静/坐在艾洛雅的怀里,然后怀里抱着一只小胖猫,小胖猫怀里躺着一只小兔子,兔子肚子上躺着一只白色的小老鼠。艾洛雅默默的在喝茶,静静舒服的躺在艾洛雅怀里喝果汁,静静怀里的小胖猫在和一只鱿鱼干搏斗中,鱿鱼干的触须在兔子头上扫来扫去的过程中兔子在慢悠悠的啃着一根怎么也啃不完的草,躺在兔子怀里的小老鼠在不停的咬着什么。
这边的景象让周边的人看了各有各的不同的情感。
星洛格的嘴在不停的抽动。薇璃默默的把这一个景象录了下来。少女们露出了一脸被萌翻了的表情。其余人等各种的喜感。

艾洛雅觉得这个时候也许是自己这无数年里最幸福的一晚了。
这幸福的一刻,真的,真的想永远保持下去。

仿佛,之前一切的都只是梦,一个非常恐怖的噩梦。

是夜,天空高挂着银色的月亮,月亮的光照亮了庭院的每一个角落。
庭院深处的房间里,艾洛雅蓦然睁开了双眼。,起身看了看周围,像是在确认什么一样。
赤裸的小脚接触到了冰凉的地面,然而她并没有什么感觉,抬起头看到了窗外银色之月。
起来,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走向没有银月照亮的地方。

漫步在漆黑的走廊里,却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恐惧。心中,只有深深的冷意。

走廊并不长,只是艾洛雅走的非常的慢,一步一步的走向走廊的另一头,周围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

前方,出现一个巨大的圆形的大厅,大厅中耸立着许多柱子。密密麻麻。几乎补满整个房间。

艾洛雅没有丝毫停留,直径的往前走去,路过身边的一根根柱子时,,每根柱子都发出了亮光,透过亮光可以看到里面竟然是一个个残缺不全或是身体完好却紧闭双眼的少女。

随着被激活的柱子增加,出现的人更多。

妍悦,莲月,静红,冰夜,阳星,刑都莉,白紫岚,宇文薰馨,阿鲁尔'古菲岚,虹梦幽夜,凌堕雪·艾尔巴岚,文艾,云空誓等所有人,第二次,第三次欧天罗地域大战中战败的所有人都沉睡在光柱中。

看着光柱上的人,艾洛雅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就这样一直往前走去。
最后,艾洛雅停在散发着微弱亮光的光柱前,光柱里面没有人,只有一块散发着微弱亮光的晶体。手轻抚壁面轻声的诉说着什么。

许久之后,艾洛雅头靠在光柱上面,低着头闭上眼睛,静静的呆着不动。躁动的光柱慢慢的暗淡下去。光亮一点一点的消失,直到黑暗再次笼罩整个大厅。

银色的月亮依然高挂在天空之中,千年一次的满月,映照着整个庭院。

战争依然在继续。从未结束,也不会结束。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YY大杂烩 » 原创故事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