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y (Uid:310114) 【抓住透明的笼子 请带我到梦境世界】 举报 抹布 评分 引用 只看 复制
2017-10-16 19:03:39  
言情+轻度色情+轻度玄幻 标题翻译在最后一节
轻度色情是自评 我现在得到的普遍反馈是严重涉黄...

小学
1. 于山中相信命运的重逢
邂逅 是在12岁的时候 小学六年级 父亲在外工作 母亲忙于工作与读研 家住安徽师范大学校园内 赭山横跨校园内外 我常一个人去赭山中玩
11月 天气不冷不热
音乐学院就在那座山上 偶尔传来钢琴的声音
这一次是寂静的 在音乐学院的附近
天生爱幻想的我 对着路边的花草昆虫说话
就这样碰到了你
“你在说什么啊”
“啊...嗯...我问问它们喜不喜欢听钢琴啊”
你笑了一下准备走了
我却不知是出于直觉 还是命运 挽留着你
“你是音乐系的学生吗?”
你否定
我告诉你我是安师大附小的学生 你没说什么
“你是安师大的学生吗?”
你否定
“那你也住在这里吗?”
你没有回答 问我怎么了
我其实只是想挽留你
那个年代 我没有手机 你大约也没有 网络没有完全覆盖住户 我如何才能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啊
“你还会到这儿来吗?”
你说会
于是我安心了 不再纠缠 望着你的背影 相信我们可以再次相见
一见钟情这种说法 我是到了高三才听说的

0.1 山路漫漫
做了一个梦
我在凌晨从家中出发 一个人登山
在漆黑的山路中 经过了学校 看见了集市 还有写字楼 我都没有进去
我一直在登山 穿着我的高跟鞋
到天亮的时候 我走到一个湖边
湖边有一栋小房子 有一个人在弹钢琴
我在窗口看着他弹琴 然后我醒了
醒来我并不记得梦中的音色
但我觉得 就算听了他的钢琴 我还是要继续爬山的

初中
2.1 留步于钢琴的声音
后来我经常去山上玩 不过没有见到过你
路过音乐学院的时候 偶尔是能听见钢琴声音的 一般听见也就听一会儿就走了
初一的时候 又去了一次
周六还是周日的早上去的 阴天 春季一般般的气温
那一次钢琴的声音没有什么特别的 很小 很轻 也谈不上什么曲调
我听见之后就发呆 一直发呆 然后没走 我也不知是什么力量让我停留
站了好久 钢琴声音停了 看见你从学院门口出来
我哎了一声
但当时其实并没有很兴奋哦 虽说上次见面都一年前多了 但当时不懂什么的
其实那个时候的我啊 甚至都没去关注你穿的衣服 只勉强印象是一件衬衫一件西服 没有打领带
我就那样飞奔过去 你如同成熟的大人一样微笑 看我们互相认出来了
我甚至没有问刚才的钢琴是不是你弹的 我甚至没有问你的名字
我直接了当的做了我认为最重要的事
留下QQ号
你说好啊你回去加
于是我就很开心的离开了

2.2 现实是要学计算机
这一节交代一下与恋爱无关的现实背景
我当时是初中生 原安徽省芜湖市第一中学的初中部 我上的时候名字叫荟萃中学
那个时候芜湖市计算机竞赛(官方名字是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非常厉害 这个竞赛成绩好是能免高考直接保送上大学的
然后就有一批学生参与竞赛 有部分学生是因为能保送被家长要求参加的吧 我属于自己想参加的那种
我基本不学习 作业早上去班里找人抄 初中时代靠天赋碾压 学习成绩还不错 中考也是很好的
代码倒是经常写 计算机竞赛也拿到了奖次 直接保送了芜湖一中高中
但是经常被班主任批评 又和一部分同学关系不佳
父亲仍是在外地工作 母亲那个时候研究生大约是毕业了 不过我和她总吵架
我就喜欢把自己关在自己的房间里
玩游戏是主流 血径迷踪那种恐怖游戏 红白机模拟器玩各种盗版 还有 啊 月姬
初二的时候玩的月姬 当时玩的GBA移植版 还是日文的 我基本都不懂就是依次选项然后看图
那个裸体CG看了好几分钟 突然懂了画面里的男女角色在干嘛
其他作为一个初中生不该做的事情倒也没了
总结就是 我和父母老师同学关系都不怎么样 日常除了上学回家就一个人玩游戏

2.3 表白吧少女
加上QQ好友后就开始无所不聊
我问你作业题你是拒绝的 于是我不再问作业
我说校园生活你是哦哦哦 于是我不再谈校园生活
我从不提及家庭事务
那么只剩下游戏了
我13岁那年你刚好成年 真好啊 那就是什么话题都可以说了
我一个初中小女孩如同炫耀一般在你面前秀各种血腥暴力色情的17+乃至18+游戏情节
我是不会和其他任何人谈论这些的 你是我身边独一无二的存在
我们一起讨论对游戏的各种理解 我的字数是你的三倍
我毫无升学压力 唯有游戏千千万 共同讨论游戏的你成了我身边唯一的精神追求 你是我的精神支柱
所以我对你表白这件事我一点都不惊讶
精神支柱=master(当时也是在研究fate) 我说我要做你的servant
我可以为你做一切事情
你有三次机会让我绝对服从 不 其实远不止三次
我们可以交换体液补魔
我将成为你的圣杯 让你实现人生的愿望
非常幸运你能和我一直脑补role play下去
沉迷于这样的对话 我终于称你为我的主人

0.2 迷宫与戒指
那一天我做了一个非常阴暗的梦
我们困在一个小小的花园里
我睡在棺材里 你拉着棺材到处走动
你告诉我 戒指不见了
你告诉我 你的母亲不同意我们结婚
我是一只小小的玩偶 穿着白色的蕾丝吊带 带着宝石吊坠 躺在棺材里 无法回答你的话语
你带着棺材和我 走遍了整个庭园 也没有找到戒指
但是
无数闪耀着绿光的宝石碎片隐藏在庭园的草丛之中 当棺材靠近它们的时候 它们就被吸引到了我的吊坠之中
你带着我走完整个庭园之后 吊坠聚集了强烈的光芒 我终于苏醒 开口说话
我喊了一句主人 梦就醒了

高中
3.1 便作旦夕间
高中语文课本上有一篇文章是孔雀东南飞 这篇课文里有句话让我无比难受
蒲苇一时纫 便作旦夕间
相爱的男女主角被迫离婚 互相承诺守节 但女方之后再次订婚
我那段时间还看阅微草堂笔记
里面有很多关于节妇的故事 大多是女性受寡后不再婚 在那个女性没有职场的年代 过着清贫的生活
这一类作品 总是让我无比痛苦
仿佛内心深处有什么怨恨在发酵 那毒素随着入眼的文字蔓延全身 大脑隐隐作痛
但我不愿意逃避 反而看了更多这样的文字 受到了更多的痛苦
循环往复 沉溺在一个莫名其妙自我处分的深渊
我没有告诉你我在这样做 高中前期我们的话题还是游戏
我高中那会儿社会不像现在 现在说处女之身是最好嫁妆都有大量反对声音 那个年代社会主流观点也是反对婚前与婚外性行为的
我现在的观点是 一个人的人生是属于自己的 由自己决定
无论社会主流价值观如何 这个人 都有权自己决定自己的人生
我 不想嫁给别的男人

3.2 H是对的
高一计算机竞赛被选入市队 接下来要准备省队选拔赛
理论上这段时间该好好准备一下 但我在玩游戏
并且玩的是 日本illusion公司的电车之狼VR
当时是个双休日 而下周就要去参加省队选拔赛了
这个游戏玩完意犹未尽 我毫不犹豫的来问你要...同类作品了
仔细想想也是 自从加上了QQ好友 我们基本都在网聊
而且为了准备计算机竞赛 也不游山玩水了
我们其实三年没在现实中见过了吧 这也许不算理由 反正我并不觉得问你要这种东西会尴尬
你发来一个视频
那个视频我看完后的感想是...我该减肥了
我把这个感想告诉了你
你说 减吧
从此我们之间的这类交流一发不可收拾

0.3 清明节 纯白的积雪 寡妇年 素装的新人
2008年 高一下学期 清明节 我做了一个梦
大雪纷飞的日子 周围开着白色的栀子花
穿着黑色西装的新郎和雪白婚纱的新娘
我望着他们的背影发呆
民间传说 在没有立春的年份结婚容易守寡 2008年就是这样的年份
真的是一个凄美的梦

3.3 目标香港
高一的那次省选进了省队 但是全国赛几乎0分 是安徽队历史上少有的全国赛未拿奖队员
高二连市队都没进 虽然后来安徽赛在芜湖举行所以芜湖有了两个市队 但我还是没上省选
计算机竞赛生涯从此终结 我也开始现实起来
关于上大学我是这么考虑的 和母亲同学关系都不好 无论如何 离开安徽
至于能否在现实中与你见面这件事 很奇妙不是吗 我连想都没想
我好像非常非常沉迷与你的网络世界关系 甚至都不求线下见一面
我高三的时候 清华大学突然搞出个五校联考 北大接着出了三校联考 这两个保送生考试是在同一天也就是说只能二选一
我是觉得只要不在安徽上哪所学校都没问题 而你和我说 去香港大学吧 也就是参加北大三校联考
这是主人的钦命啊
于是我就放弃了五校选择了三校 但是没考好 最后被北航软件学院录取
拿到北航的录取通知书是在2010年1月左右吧 再没有了升学压力 我脱离高中教学 开始了闲适的生活
那个时候 关于未来 想了很多很多
我对大学唯一的期待就是自由 中国的大学很少会让学生毕不了业 换言之在大学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你和我说 你没法去北京
我其实一直把你当网友对待 从不问及你的家庭状况生活背景 连当初为何出现在安师大都没问
但你主动告诉我香港大学和没法去北京的事情让我对你的现实有了好奇
仔细想想是挺奇怪的 特别我脱离高中教学以后 基本上什么时候找你你都在 那个时候手机QQ还不算普及
我想问 却没有问 因为我真的视你为我的主人 我不该问主人这些
但我还是好奇 于是问 那你能去香港吗?
你说 是的
于是在进入北航校门之前 我就把毕业后的目标定在了香港

大学
4.1 我的父亲和未婚夫都不允许我带家教
理工类大学的理工科专业女生还是比较受欢迎的..才怪
其实同学学长大多还是比较实际的 并没有特别照顾异性什么的 大学期间除了真喜欢的好像也没太多恋爱的
感觉我熟悉的男生们 恋爱还是为了结婚考虑的 工作前途什么的 大家都比较务实
我属于追梦党 想做项目 结果入学前真有一个人来找我谈项目
可惜这个人没给我留下太好的印象
最初我们闲聊他说我大学生活可能很丰富的时候 我回了他这么一句
“我的父亲和未婚夫都不允许我带家教”
然后当天就没有然后了
后来我们开始做Pokemon Battle Online的Gen5版本 简称BWPBO
精灵宝可梦圈当时有一群人求bwpbo 但是他大一退学出国 几个月后联系不上了
他这弃坑又不声明弃坑的做法 我也不说什么
最后这个项目是我做完了 跳票两年 发布的时候任天堂官方的Gen6版本PokemonXY都出消息了 还有一堆bug
我各种更新 最终即时发布了XYPBO 质量还不错的
但是玩家大约是PBO的Gen4版本的1%都不到了吧
我大学基本不去上课 作业能抄就抄 大部分时间都去做PBO了
再有就是冯如杯 这是北航校内的一个项目比赛
我大一圈了一个团队做了一个乱七八糟的项目 居然还拿了三等奖
大一寒假那会儿就忙着写代码
那个寒假你发来一段消息 我过了两天才回复你 等几天再说吧
结果整个寒假我找你你都不睬我
但我没有放弃 每天都给你发消息 终于在开学后一周你回复了我一次
我战战兢兢 和你解释做冯如杯真的很忙 而且是一个团队做不是我一个人做
结果你又不见了...
最终我只好找我们的共同话题 你才正常回复 这段黑历史我终不敢再提
大学期间还发生了其他很多事情 后面的小节会提到的

0.4 I know it's gonna be
2011年7月31日 做了一个梦
长长的步行队伍 林道路 民国时期
学生们列队走向礼堂听演讲
你在我的身边 你是我的学长 我们已经订婚
我和你交谈了几句 你没有放弃
看来 我们是一定要参加这场演讲了
看来 我是一定会去举手发(作)言(死)了
我在担心 我的步伐如此沉重 我在大礼堂的台阶前几乎跪了下来
我在反复的担心
我在反复的担心
我担心如果我说了什么 我们就无法结婚了
你的母亲已经那样反对我们结婚了
如果这个时候我再去做一只出头鸟
你说你会保护我的
你承诺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会和我结婚
我在无尽的担心中醒来
我们毕竟太年轻 想法太简单 有时很天真
想要结婚 人必须活着
曲笔天诛 直笔人诛 在中国 什么都不写才是最好的

4.2|0.5 夕阳坠下 少女觉醒 | It's time to wake you up
2013年3月开始 我几乎每天都能梦见夕阳下沉
4月 这个现象继续着
5月初 传来了精灵宝可梦圈一位站长的死讯 4月30日死于杜氏肌肉营养不良
我瞬间引爆了抑郁症
这不是我第一次得知同龄人去世的消息 但这是最令我难受的一次
那段时间 开始说各种奇怪的话 类似于“他(去世的那个人)在一百年前曾经救过我”
我脑补了一百年前的遭遇 与你订婚-->参与政治-->望门寡-->被拐到妓院-->被他赎出来
不对 人称代词应该删掉 因为一百年前你我他还没有出生 那就是 某个女孩好了...
订婚-->望门寡-->下海-->被赎
因为我总在说这些莫名奇妙的话 有些网友就把我拉黑了
但是你没有
即使我反复的和你说这些
你真的很镇定 没有岔开话题 也没有肯定或否定我的描述
保持着倾听者的态度 陪了我几个通宵 听我描述着各种离奇的细节
兴许那些都是我的凭空捏造也说不上
我不知道类似的话反反复复的说了多少天
你表示关于我认定一百年前的某个女孩和她未婚夫的事情 你没有什么想法
你对我说这样的事情还是不要想太多 不过如果在脑子中出现了也不必去逃避
终于 我的意识返回现实 我问你 你在哪
你说 香港
你当时27岁了 但我们已经通了好几个宵了 所以你必然没有在工作吧
我问你现实中是什么情况
我们终于开始谈论我们的事情
10年前你出现在山上 其实那时你就已经脱离了正常的学习
严重的睡眠瘫痪症 每一天不仅不能休息 还会在噩梦中脑痛 白天脑子就像真空一样
爷爷奶奶住在安师大 春节住在他们家的时候 噩梦现象变少了 于是就休学住了两年
基本上来说在赭山上脑子感觉要好一点
但是后来情况还是渐渐的严重了 于是又返回了香港
我们网聊的时候你基本都是在香港的
你说 仔细想想来赭山的收获就是见到我了 恰好是在刚来不久和即将离开的时候见了两次面
还有 那次在音乐学院 只是去找洗手间 看见了钢琴随手摸的 其实你并不会弹
你在当初只是觉得我和动植物说话很好玩 所以才去搭话 我之后的主动其实有点出乎你的意料
不过能聊上十年 你也觉得挺不容易的 虽然高中开始有各种成人信息
那些东西 既然我问你要了 你在墙外很容易拿到 那就发给我呗
不过反正没有别的女孩向你要过这些东西 就这一点我在你身边是独一无二的
至于我从初三开始一直称呼你为我的主人 你说 我要这么叫就这么叫吧
大一寒假那次你其实是想会不会就此断交了 因为你觉得我上大学了不是小孩子了 结果我找了你一寒假
你说 “那我就继续当你的主人吧”
我看到你发这句话的时候内心无比满足
我说 主人是单身的对吧 主人和我结婚吧
你说 不行的
你说了很多
你告诉我可能现在觉得结婚是件很简单的事情 但其实会比我想象的复杂
首先我的父母不会支持
但你是知道我和母亲的关系的
你是无法工作的
但以我的学历找份养活两个人的工作不是难事
然后你说了一句很飘的话 你说你不知道你能陪我多久
这句话我不知该从哪个方向理解
睡眠瘫痪症我是知道的 不过你有那么严重吗
是吧 很严重
小学的时候只是会做做梦 初中开始脑子就开始疼了 而高中根本没毕业
无法正常睡眠 本身就很累 睡着了还会做痛苦的噩梦 醒来神经痛感残留 根本无法思考
中医和西医都看过 但药物几乎没有任何作用
我和你网聊的时候感觉不到你的痛苦 但是你确实字数不多
事实上如果是那种需要复杂思考的游戏 或者需要频繁快速操作的游戏 你都是没法玩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 会像那位站长一样?
你说 就是这个意思
因此我就不能和你结婚了?
你说我虽然从小到大和周围人关系都不怎么好 但也别把自己关在一个人的空间里
我活着就得跟一大群人嘻嘻哈哈?
我就不能只沉溺于与你的时空?
我喊你主人都喊了七八年了
你说你到底还是不希望我一天到晚都一个人的 要说为什么的话 你自己就是这样
小时候父母还是很关心自己的 渐渐自己大了 一整天都不会说一句话
自己有个姐姐 以前也经常带自己玩 现在已经嫁出去了
如果不算网聊 每天和自己说话的人数就是0
这种感受很不好
我说 自从舍友被辅导员换掉后 如果不算网聊 每天和自己说话的人数也是0
你说那不一样
我处于一个热闹的环境中 虽然经常翘课 但同学老师和我的距离是很近的
但如果和你结婚 而你又不在了 就会处于一个沉寂的家庭环境
那决不是你所希望的 至少在你眼里我还是那种性格开朗的女孩子
好歹 不要像现在这样 因为死亡而陷入抑郁之中
你说也许你早该和我保持距离
不过我实在太主动
你并没有想到我们的关系真的会发展到这一步
你当初觉得我是小孩子在玩圣杯游戏才喊你主人的
现在看来这个称呼在我眼里根本就是另一个含义
我终于告诉了你我的另一面
曾经做过的那些梦 睡在棺材里的自己 在白色花海中的自己 担心出事的自己
在孔雀东南非那堂课上的痛苦
那些哀怨 也许出生之前就存在我的内心深处 并且至今仍存在于在我的意识之中
表面上的那份乐天派 心底里却是抹不去的悲伤的阴影
不过好像在夕阳坠下之前 连我自己都没意识到
是假装这一切的负面情感都不存在 继续生活在表面的阳光中
还是
将这一切的怨恨都挖掘出来
再重现一次当时的痛苦
只是这次做出不同的选择
何况我们也许真的想多了
你能一直拖下去的 保持现在这个状态 拖一辈子
就算不能工作 至少我们可以说说话
十年以来我们的关系一直如此
婚姻 乃至人生中的一切可能在你看来很复杂 其实很简单
每天都有饭吃就可以了
人际关系 其实可有可无
我不和我母亲说话几年了她又能把我怎么样呢
我不和那个被辅导员换来的女生说话她又能把我怎么样呢
宁愿被孤立 也不接受身边的人
明明很遥远 却在执着追求
你说了一句让我更加痛苦几倍的话
如果工作中有同事追求我怎么办
我知道这个痛苦来自何方
一百年前就是这么回事吧
我说 最坏打算就是换工作吧 不过能简单拒绝不影响工作的话最好
不过既然这样我们就更要结婚了 虽然就算结婚了也不见得别人就不追求了 这世上什么人都有
你说 不行的
被拒绝的痛苦和内心深处本就存在的痛苦
可能真的痛苦过度了
我丢下一串话
你可以拒绝和我结婚
你不能强迫我和他人结婚
你可以批评我把自己关在一个人的世界里
你不能强迫我一定要去和大家在一起
你可以不认同我的生活方式
你不能强迫我去过一种怎样的生活 就算这种生活其他大部分人都在过
只要不违法 我在世上爱做什么做什么
而就算违法犯罪 除了罚款监禁枪决 他人又能把我怎么样呢
如果你真的不和我结婚的话
我这一生只好不结婚了
不要因为我称呼你为主人你就真的以为你能命令我
你我都是人 没有谁能断定谁的决定一定最优
我的人生说到底是我自己决定的
如果连你也不站在我这边的话
我只好一个人走下去了
你什么都没说
我终于还是哭了出来

4.3 I will go with you
飙了那一段话后过了一天
我当时有点害怕你会不会不睬我了
还好 并没有
仔细想想我说的那一段话你对我说也是合适的
我不能强迫你和我结婚
但是我们的关系有一点点变了 我们开始论及现实
你那边是没有什么现实事情可言的我很清楚
我这边就总有些这个那个 比如在实验室做的项目 客户方总让我们改这改那拖着项目不结
我开始喜欢消费 曾经6000+R的生活费累积结余瞬间花光了 买了一堆衣服饰品
我穿了吊带睡衣自拍了发给你你没有拒绝这一点我很开心
那个时候10月有了个新番白色相簿2 我顺手把原作游戏补了
冬马TE撼动了我的内心 我把游戏推荐给你 我们一起成了冬马TE党
作为男主角 最终还是否决了雪菜努力争取的现实 自己创造了与冬马的未来
人生还是要有所追求的 不能一味的选择现实的easy route
呐 跟我结婚?
不行的
我当时思考了一下经济独立对我的意义 所以其实有打算先工作攒钱再读研
不过又急着去香港 最后我赌了一票 只申请了香港大学的理硕 假如被刷就工作 结果被录取了
我把录取通知书发给你看的时候你说其实向我推荐港大只是觉得港大比国内大学更适合我
我说我已经决定要拿香港永久居民了 即连续在香港居住七年
不过我本来打算住你家的现在看来得自己去租房子了
你大概说了下要在香港生活的种种情况 开销啊准备啊港人生活习惯啊
香港人一般都保持距离 不会去别人家做客 不会问这问那 这比较符合我的喜好
其实拿到港大录取信之后是我大学最努力的时期 努力减肥
半年减了15千克

0. 此生正解前世怨 梦里何需恨百年
在那之后就没有再做与你的梦了
我已经不需要做梦来自我暗示了
虽然前方可能出现许多障碍
我只需要努力创造自己的人生

研究生
5.1 笼中鸟
在香港毫不犹豫的一个人租了一个套间 房租近万 但是能两个人住对不对
手机号是要到了 但电话里你不怎么说话我该怎么办呢
腰围还没有减到70公分以下 讲真的我也不是很想约你出来
研究生其实不是很忙 我继续不上课 只完成作业参加考试
那个时候我们一起追Aldnoah.Zero 我们一起成了斯雷因公主CP党
在二公主登场后我还成为了斯雷因双公主3P党 你对此非常无语
AZ的17话有段台词 鸟明明可以飞翔 为什么要被关在笼子里
然后 斯雷因双手抚上公主沉眠的水棺 望着公主 说 因为太美了
我当场迷乱 从此以笼中鸟自居
我是一只笼中鸟
我认定 你是我的主人

5.2 有钱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的
研究生期间的毕业项目出了点事故
我的人际交往能力到底还是出了问题
最终结果而言 因为和同一个导师的学长翻脸 所以弃了项目换了导师
为此付出的代价是多交36000港币学费重选项目 延期一年毕业
我至今还记得导师给我安排在实验室里原来那位学长的座位 桌子上满是他离开实验室前留下的东西
我拍了张照片给你 你回了我两个字
扔掉
于是我经过实验室里现任组长的许可 把桌子上的东西全扔掉了
现在没过多久我也离开实验室了 看来我对实验室的贡献就是清理干净了一张桌子
不过放弃项目对我到底还是有点打击 于是我问你能不能出来 我们现实中见一面
就这样时隔十一年 我们第三次见面了
不知道你是怎样的感觉 我那个时候真的觉得其实当初我是对你一见钟情 只不过我年龄太小了没感觉到
你说现在看见我还能想到当初我一个人在山上对着路边念念有词的样子
从太古站来到太古城中心 满满的是这个城市的繁华
我租的房子在不远 问你还要去我租的地方看看
你问我想干嘛
我想我已经暴露了所以不必太隐瞒
当年高一你给了我视频 之后我计算机竞赛拿了全省第四 是我学生时代事业的巅峰 这一度是我最黏稠的回忆
现在我研一不得已中止了项目炒了导师多交学费延期一年 是我事业的谷底
你能在现实中给我吗
哇 我很佩服自己真的把话当着你的面说出来了哎
你望着我的眼睛 说了三个字 准确的说是三个假名
アクマ
哎? 面对这既不是肯定也不是否定的答复 我乱了阵脚
アクマはなんだ?私ですか?
你很认真的和我说我这一次失败的损失算上房租费或者误工费 大约二十万港币
而且港大的教授相互之间都是认识的 我炒了导师 以后在港大怕是很难混
我明白你在岔开话题 说白了就是拒绝了
于是我也谈论了你的现实
我这边的损失家里已经认了 多花二十万 明年毕业就可以了
至于毕业后是否还想在港大当助研 确实有点困难了 算是堵死了一条路
不过香港还是很大的 我到底还是能找到一份工作吧 混满七年 拿个永久居民
就算找不到工作 还可以继续花钱上学 混满七年
可是你呢?现在脑子还在疼?真的不想点办法?
你说这都疼了十几年了早习惯了 吃过三年各种药都没什么用还是算了吧
我说其实你可以试一下 因为我可能是巫净体质
你直接说以后别再约你现实中出来了 就往地铁口走
我一路追着道歉 最终在闸机前放手 表示尊重你的决定不再强求

5.3 あの頃のように
在那之后我是知道了我们的关系
现实中你会拒绝我 但网络上你还是很愿意和我说话的
那段时间我个人认为ACG界没什么好作品了
像你的名字那部电影 网上很热 我觉得其实非常一般
但你居然会看那些我觉得无聊的作品 我想了一下你的生活倒也理解
我开始刷po..nhub视频 pixiv打开了R18选项 绅士漫画上刷本子 DLsite上买游戏
截图给你一定要十分注意 只截小范围画面 不取露骨的部分 又保留那份感觉
而你给我发的图片 真的是越来越飘了 我好像没见过男性的身影很久了 都是一个女孩在那里忘我
其实我就是这样的吧
香港没有特别对我口味的睡衣店 铜锣湾SOGO有家款式不错 但一件要4800
而且我发照片给你你甚至都不回复 我想我还是算了吧
现实对你而言如同社会对我一样遥远

工作
6.1 妖与夜的性幻想
所以说其实想太多 最终还是在港大找了份助研
两万港币不到的工资 人际关系连中午一起吃饭都不用 没有加班
父亲开始给我介绍对象了 我从不同意 也不能把你介绍给他
且不论他是否接受你 你也没同意我的追求
我觉得其实我可以住到半山区 我对山有种眷恋 但那里房租都是两万以上
这个奋斗目标只能是拿到香港永久居民之后的事了 现阶段还是不适合冒险
算了一下混满七年刚好三十岁 到时候再制定下一步的职业规划吧
随着自己有了收入 衣橱鞋柜渐渐被填满 首饰盒一个个增加 我开始打算买新家具
房间里什么都有了 就差一个男主人了
你是我深夜时的幻想对象
兴许你才是アクマ(妖)
无论何时都在我身边 却一定不与我走向现实
你不想占据我走向大众生活的可能性
我一定远离他人 让你成为我唯一的主人様(日语里这个词有丈夫的意思)
一个人生活的你 与追求一个人生活的我 在情..色作品的深渊 这大约就是我们的方式吧
如果这就是我们的方式 我不会止步不前
我开始学习素描 一个人在家开始尝试发出呜咕咕的声音
有一天我会拿出独一无二的幻想呈现给你
创造只属于你我的世界

后记
第一次写文 就这水平 没坑已经很开心了
小学那部分太拖了 本来是想追求一个慢启动节奏 没控制好写到后面又懒得改
女主的事业设定我是这样考虑的 如果她是一个无法做到经济独立的人 那这段恋情是99%遗憾收尾 所以给了她学历能力金钱等一切现实条件
女主的孤僻设定有我自我参考的成分 但也是为了他们的恋情考虑 一个有着大众化性格的女生 就算是和自己喜欢的男性 也不大会探讨那些作品吧 这对于一直病痛中的男主少了份精神刺激 另一方面如果女主和父母朋友关系亲密 也难说不被价值观现实的人们劝离
男主的那句アクマ是在说女主是恶魔 在这方面总对自己那么主动 让自己被套牢 妖是为了切题的误译
男主被女主表白是很高兴的 但理智上出于现实自身病体考虑 予以拒绝
男女主角感情上互相依赖 或者说 喜欢 但男主期望女主有一个平凡而大众化的人生 虽然并不反对女主追求特立独行 还是既不离开女主也不接受女主的追求
至于他们是否能在日后结婚 我觉得两情相悦已难能可贵 女主的主观追求是不和他人结婚 男主客观条件也很难和别的女生结婚吧 但是男主的拒绝和女主的追求一样坚决 如果真的要结婚 估计他们要互斗很久很久 也许等女主35岁了还单身? 在那之前男主是否会过世 连我也不知道 医学上一般持睡眠瘫痪对人体无害论 但我现实中认识的因此而无法正常生活的人不止一个两个 有一个人甚至可能是因此而脑出血 我没有追踪调查 不知道他们现况如何 不过精神类疾病假如患者不主动自杀 一般也不会致死
英文标题和日文标题都是歌词/歌曲名 出处...懒得列了百度一下吧
0.x章节不要特别关注 那只是我给这篇无聊的小说加入一点玄幻色彩
[ 此帖被snowy在2017-10-31 15:15重新编辑 ]

欢迎加入洛奇玛丽『庆之乐园』游戏群481281803
一起玩飞镖锤子射击噩梦你追我赶
对角色属性等级装备无任何要求
auirerx (Uid:430345) 【我是相对孤独的,但我是绝对不寂寞的。世界与我同在。】 举报 抹布 评分 引用 只看 复制

2017-10-17 17:33:28   妖と夜のセイテキ幻想(15禁 坑中...)
可以发去原创版啊0 0

楼主留言:我字数没这么多 就现在写的这些估计还得砍
出售YB,1:110

2017-10-20 13:30:15   妖と夜のセイテキ幻想(17禁 初中篇完)
加油写

2017-10-20 19:12:55   妖と夜のセイテキ幻想(17禁 初中篇完)
加油呀


2017-10-21 22:41:53   妖と夜のセイテキ幻想(17禁 高中篇完结)
上去

snowy (Uid:310114) 【抓住透明的笼子 请带我到梦境世界】 举报 抹布 评分 引用 只看 复制
2017-10-30 19:27:00   妖と夜のセイテキ幻想(年龄分级17+ 全篇完 9000字)
写完了 上去
统计了一下9000字 只差1000就上万了呀我不服!!!

欢迎加入洛奇玛丽『庆之乐园』游戏群481281803
一起玩飞镖锤子射击噩梦你追我赶
对角色属性等级装备无任何要求
2017-10-30 22:54:03   妖と夜のセイテキ幻想(年龄分级17+ 全篇完 9000字)
群主来给你顶顶顶

楼主留言:咕咕咕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YY大杂烩 » 日记屋